奥狄色斯历险记(2)

来源:互联网发布时间:2009-08-05

她化装成在所有伊色克人中奥狄色斯最信任的曼陀,并且用好话安慰和鼓励他。她答应立刻为他造好一艘快船。而且她本人与他同航。奥狄色斯除了认为是曼陀在和他说话外,当然不疑有它。他准备用这只船去对付那些求婚者,于是,他急忙回家准备旅程所需的用具。他要谨慎地等到晚上才离开。然后,当屋里所有的人都入睡时,他跑向船去,曼陀(即雅典娜) 已等在那里。他们登上船驶出大海后,立即向老尼斯陀的家乡派罗斯进发。他们发现尼斯陀和他的儿子们正在海岸上祭祀波西顿。尼斯陀热诚地迎接他们,但是,关于他们此来的目的,他几乎无法帮得上忙。
     他不知道奥狄色斯的下落;他们没有一起离开特洛伊,而且,自从那时起,尼斯陀就未有他的消息。照他的看法,最可能有消息的是曼尼劳斯,因为曼尼劳斯在回家前,曾走完到埃及的全部行程。如果提里马克斯愿意的话,他可以派车马以及他一个认识路的儿子送他到斯巴达,坐车要比搭船快得多。提里马克斯欣然接受,而把曼陀留下来管理船只。第二天,他和尼斯陀的儿子启程,前往曼尼劳斯的宫殿。他们在斯巴达一所富丽堂皇的府邸前勒马停蹄,这栋屋宇较两位青年曾见过的更为华美。女仆们引他们至沐浴的地方,她们用银作的浴缸给他们洗澡,并且用芬香的油膏涂在他们身上。然后,她们以柔和的紫色斗篷蒙在他们华丽的紧身上衣外面,并领他们到餐厅。一名女仆带着一罐的水,迅速迎向他们,用水淋洗他们的手指,更使水流到一个银碗里。
     一张闪亮的餐桌陈设在他们身上,桌上摆满丰盛的美食,并且为每人斟满一金杯的酒。曼尼劳斯亲切地款待他们,请他们尽情地享用。这两位青年感到愉快,但有点为这盛大的排场而不知所措。提里马克斯怕别人听到,用很快的声音悄悄地告诉他的朋友:“在奥林匹斯上,宙斯的厅堂一定像这里,这真使我喘不过气来。” 但是,过了一会儿后,他已忘了羞涩,因为曼尼劳斯开始叙述奥狄色斯的事情———他的伟大,以及他长期的受苦。当这位青年倾听时,他已泪水盈眶,于是,他用衣襟遮住脸孔,以掩饰他的激动。可是,曼尼劳斯已注意到了,并且已猜出这位青年的身份。
     然而,就在这时来了个打岔者,扰乱了每个人的心绪。美丽的海伦在她的侍女陪伴下,由她的闺房下来参加,一名女侍为她端奇,另一名为她的脚铺上地毯,第三者为她捧上装满紫萝蓝色毛线的刺绣篮子。她立刻由于提里马克斯酷似他的父亲而认出他来,并且叫出他的名字。尼斯陀的儿子应道,她是对的,他的朋友的确是奥狄色斯的儿子,他是来向他们求助和探询的。于是,提里马克斯开口,他告诉他们家里的不幸,而这些不平静只有等父亲的归来才能化解。他询问曼尼劳斯,不管是凶是吉,能否给他关于父亲的任何消息。“说来话长,” 曼尼劳斯回答:“但是,我在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下获悉一些关于他的消息。事情发生在埃及,当时,我被恶劣的天气困在一个叫做菲洛斯的岛上。我们的粮食已快吃完,当我正濒临绝望之时,一位海之女神同情我,她告诉我,只要我有办法强迫她的父亲海神普鲁度斯说出如何离开这个可恨的岛屿的方法,那么我就可以安全回家。
     于是,我必须先设法抓住普鲁度斯,将他扣留住,直到我由他那里得到我想要知道的事情为止。她的计划非常妙,普鲁度斯每天带着许多海豹由水中登陆,他经常和那些海豹躺在沙滩上同一个地点。我在那里挖了四个坑,我和另外三个手下藏在坑里,每个人都披上女神所给的海豹皮。当年老的海神躺在我们不远处时,我们从坑内跳出来捉住他,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但是要扣留他,则又另当别论。他能随心所欲地变成各种形象,而当他落在我们手中时,他变成狮子、恐龙和许多其它种动物,最后甚至变成一棵枝干高耸的树木。但我们始终牢牢地捉住他,他终于屈服了,并且说出我们想要知道的事情。提起你的父亲,海神说他在一座岛屿上,被卡里普索扣留着,由于思念家乡,使他憔悴不堪。除此之外,自从我们离开特洛伊城后,十年来,我一无所知。” 当曼尼劳斯途述完之后,众人都哑住了。
     他们想起特洛伊伊,以及从那时起发生的事迹,都不禁潸然落泪———提里马克斯想起他的父亲;尼斯陀的儿子而想起死于特洛伊的兄弟飞毛腿安地勒邱士;曼尼劳斯为葬身特洛伊平原的无数勇敢战友而悲恸;而海伦———谁能说出她为谁落泪呢?当她坐在丈夫金碧辉煌的宫殿里,难道她会相信巴利斯吗?当天晚上,这两位年青人在斯巴达度夜。海伦命她的女侍为他们在入口的门廊处安排睡床,床上铺着紫色的厚绒垫被,上面覆着光滑的绒毯,还盖着羊毛被子,非常柔软而暖和。一名仆人手持火炬,带他们出来,于是他们舒服地睡在床上,一觉睡到天亮。就在此时,汉密斯带着宙斯的命令给卡里普索。他穿着不朽的金鞋,使他越海穿陆快如一阵风吹,同时带着能诱人眼睛入睡的魔杖,然后跳入空中,飞向海面而去。
     最后,他掠过海浪,来到奥狄色斯视之为可恨监牢的可爱岛屿。他发现女神孤零零地,而奥狄色斯照样在沙滩上凝视着空泛的大海,让悲哀的眼泪横流。卡里普索以极痛苦的心情接受宙斯的命令,她说,当奥狄色斯的船靠近此岛时,她救了他,而且,从那时起,一直关照着他,当然,每一个人都须俯首听命于宙斯,但这是极不公平的。而且,她要如何安排这趟回程呢?她没有船只和待命的船员。但是,汉密斯认为这不关自己的事,他说:“你只要提防触怒了宙斯!” 然后,他愉快地走了。卡里普索抑郁沮丧地进行必要的准备。她将事情告诉奥狄色斯,起初,奥狄色斯还以为一切都是她的阴谋,想对他作出某些可恶的事情———很可能要溺死他———,但最后,她终于使他信服。她答应帮助他建造一个极坚固的木筏,然后遣送他坐着这只备有任何必需品的木筏雕去。没有任何人工作得比奥狄色斯造木筏时更为起劲。二十棵大树划成木板,所有的木板都很干燥,因此能浮得很高。
     卡里普索将大量的饮食放在木筏上,甚至还备有一袋奥狄色斯特别喜爱的佳肴。在汉密斯来访后第五天,奥狄色斯在风平浪静中向着海洋离去了。他航行了十七天,气候毫无变卦。他始终把着舵,而绝不让睡神闭上他的眼睛。在第十八天一座布着乌云的山巅矗立在海上,他相信,他得救了。然而,就在这时,由埃索匹亚回来的波西顿在途中遇见他。波西顿马上知道众神所干的好事。“但是,” 他喃喃自语:“在他抵岸前,我想我能带给他不幸,甚至带给他更长的旅行。” 说完,他召来所有的飓风,然后放开他们,使海陆整个笼罩在暴风密云之下。东风和南风彼此交战,狂暴吹袭的西风和北风也打作一团,波涛滚滚。
     奥狄色斯自认性命难保,“啊!光荣地躺在特洛伊平原上的战士们,你们应该感到快乐,” 他说:“因为,我死得如此不光荣。” 事实上,他似乎难逃劫数,木筏宛如夏日草原中摇曳的干蓟草般,摇摆无定,动荡不已。但是,一位仁慈的女神,具有娇小的足踝而一度成为底比斯女公主的伊诺就在不远处。她同情奥狄色斯,于是轻快如海鸥般地从海里升起,告诉他,惟一的生机,是放弃木筏而游向海岸。她将她的面纱给他,只要他在海中,这条面纱能使他远离伤害。然后,她便消失在海底。除了听她的劝告外,奥狄色斯别无选择。波西顿将海洋的可怕海浪,一波又一波地送向他。海浪将木筏的木头吹散了,就如同一阵狂风吹走一堆干燥的谷壳,也把奥狄色斯卷入巨浪之中。但是,只要他能知道事情的险恶变化,则最坏的情况似乎已成为过去。波西顿感到心满意足,在愉快地离去,前往别处策划另外的暴风雨。然后,来去自如的雅典娜使波浪平静。

更多精彩文章

  • 飞来峰
  • 亚瑟王
  • 日本的诞生
  • 伊翁
  • 普罗米修斯
  • 年息花的传说
  • 伯裘救太守
  • 神奇的桦皮篓
  • 打鱼郎治服鱼精
  • 有情人终成眷属
  • 有情人终成眷属
  • 王子流浪记
  • 哈纽曼火烧楞迦岛
  • 日月星的传说
  • 雷神的礼物
手机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15 zixue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