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狄色斯历险记(5)

来源:互联网发布时间:2009-08-05

然后,她派人找来那位被戏弄的陌生人。她慈蔼地对他说话,而奥狄色斯将他前往特洛伊的途中遇见她丈夫的故事告诉她,使她哭了许久,直到他同情她为止。然而,他并没有暴露身份,反而使脸孔保持严肃地如铁板一般。不久,潘妮勒比记取她当主人的责任。她召来一位在奥狄色斯小时就曾被她照顾的老保姆尤里克莉亚,并且命她替他洗脚,奥狄色斯害怕起来,因为他的一只脚在小时候打猎时,曾被野猪咬了一个疤痕,他认为尤里克莉亚会认出这个疤痕。她果真认出来了,她使他的脚落下来而打翻了水桶。奥狄色斯捉住她的手,轻轻地说:“亲爱的保姆,你已知道了,但请你不要向别人泄露一个字。” 她悄悄地应诺,于是奥狄色斯离开了。他发现在进口的大厅有一张床,但是,因为他思索着如何去制服这么多的无耻之徒,使他无法入睡。最后,他忆起在独眼巨人赛克洛普斯的洞穴里,那时情形比现在更糟,由于雅典娜的帮助,得以顺利成功,他希望在这里也能得到援手,然后,他才进入梦乡。
     清晨时,求婚者又回来了,而且比以前更蛮横。他们轻率随意地坐下来,吃起为他们而设的盛餐,他们并不知道,此时女神和忍气吞声的奥狄色斯正在为他们准备一顿鬼门宴。潘妮勒比在毫不知情下,促发了他们的计划,而她自己也在晚上拟妥一个计划。当清晨时,她来到储藏室。在许多珠宝中,有一把大弓和一个充满箭的箭袋,它们是属于奥狄色斯的,除了他以外,没有一只手曾打开弓或是使用它。她带了弓箭来到追求者聚集的地方,“先生们,请听我说,” 她说:“我将神般的奥狄色斯的弓放在你们面前,谁能张弓搭箭而一箭射穿排成一行的十二个铁环,我就选他作为我的丈夫。” 提里马克斯立刻明白此举对他们如何有利,于是,他迅速地附和她。“来吧!所有的求婚者们,” 他喊道:“不要踌躇和推拖,请且留步。
     我先试试,看我是否已长大成人,足以拉开我父亲的武器。” 说完,他将铁环,整理整理,将它们排成一列,然后,提起那张弓,尽其力想拉开它。如果不是奥狄色斯暗示他放弃,则他最后可能也许会成功。在他之后,其他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轮流着,但这张弓实在太硬了,连最强壮的人,都无法接弯一点点。奥狄色斯确信无人能成功,他离开比赛场,走到庭院里,养猪者正和一位和他一样值得信赖的牧牛者谈话。奥狄色斯需要他们的帮助,而将身份告诉他们。他以脚上的疤痕作为证据向他们证明,这个疤痕是过去多年,他们曾看过许多次的。他们认得它,于是高兴地哭了出来,但是奥狄色斯很快地制止他们。“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 他说:“听着我需要你们做的事情,你尤梅厄斯想办法替我弄来那弓箭,然后,关上妇女卧房的门,以使人无法进入。而你,哦!牧牛者,必须把宫廷里的所有门上闩关上。” 这两个人随着他回到大厅里,当他们进入时,最后一名求婚者刚好试验失败。
     奥狄色斯说:“把弓给我吧!让我看看我过去拥有的力量是否还在。”这些话使听堂爆出一阵愤怒的叫嚣声,他们喊着,一名乞丐模样的外来人绝不许动那弓箭。但是,提里马克斯厉声对他们说,能给予弓箭的是他,而不是他们,于是他命尤梅厄斯将弓箭给奥狄色斯。当他拿起弓箭而检验时,所有的人都凝视地注视他。然后,就像一位谙熟的乐师,将多根弦索安在七弦琴上,他毫不费劲地轻易张开弓弦,将一支箭搭上弓而接着,他并没有离座,便一箭射中十二个铁环。次一刹那,他一跃而上门口,而提里马克斯在他身边。“认命吧!认命吧!” 他高声喊着,并射出一箭,正中目标,一名求婚者倒地而死。其余的人惊骇地跃起,他们的武器———武器在哪里?所有的武器都不见了。奥狄色斯不停地射箭,当每一箭轻脆地穿过厅堂,必有一人倒地而死。
     提里马克斯用他的长矛戒备着,以使众人后退,因此他们无法由门冲出,也无法逃离或由背后攻击奥狄色斯。他们集中在那里,成为易中的靶子,而且箭是有求必供,他们在无机会自保的情况下遭到杀戮。甚至于箭射完了对他们也没有一点好处,因为雅典娜此时已前来参预正在进行中的伟大举动,而且,她使想进击奥狄色斯的每一个人的企图都失败,但是,奥狄色斯闪耀的矛永远不会迷失它的目标,头颅碎裂的可怕声音随时可闻,地上流满了鲜血。最后,这些蛮横轻浮的求婚者,只剩下两个人,求婚者们的祭师和歌咏者还活着。他们两人乞求饶恕,但是那位抱住奥狄色斯的膝盖而苦苦哀求的祭师,却得不到宽饶,这位英雄的剑戳穿他,在他祈求到了一半时死去。歌咏者较幸运,奥狄色斯畏却于杀死这么一位由神教导而唱圣歌的人,于是他宽恕他,使他能再歌唱。
     这场战役———可以说是屠杀———已经结束。那位老保姆尤里克莉亚和她的女侍们被召来清洗宫廷和整理恢复原来的秩序。她们围着奥狄色斯,悲喜交加地欢迎他回家,直引得奥狄色斯心里都想哭泣。最后,她们开始进行工作,但尤里克莉亚爬上楼梯,来到女主人的卧房。她站在女主人的床边,“亲爱的主人,请醒来,”她说:“因为奥狄色斯已回家,而且所有的求婚者都已死了。”“啊!疯狂的老妇人。” 潘妮勒比抱怨地说:“我睡的那么甜!滚吧!你没有像其他吵醒我的人被我掴一巴掌,已是值得庆幸的了。” 但尤里克莉亚坚决地说:“真的!奥狄色斯真的在这里!他给我看疤痕,这疤痕确确实实是他的。” 潘妮勒比依然不能相信她,而赶紧跑到大厅里亲眼瞧瞧。一位槐梧而面貌高贵的男人坐在火炉旁,火光完全照在他身上。
     她在他对面坐下,静静地端详他。她被困惑住了,一会儿她似乎认得他,一会儿他又像是她的陌生人。提里马克斯对她喊道:“母亲!母亲!哦!还有其他妇人会当她的男人离开二十后而回来时,愿意自己和他隔的远远的吗?”“我的儿子,” 她回答:“我已无力移身,假如他真的是奥狄色斯,那么,我们两人彼此该知道认识的方法吧!” 奥狄色斯听了这些话后笑了,并且命提里马克斯使她单独留下,他说:“我们即将互相认出对方。”然后,秩序井然的大厅充满欢乐的气氛,乐师用七弦琴奏出优美的旋律,引起所有人跳舞的雅典。男人和穿着华丽的女士们伴着音乐,愉快地起舞,直使得围绕他们的大厅响彻他们的脚步声。每一颗心都充满快乐,因为奥狄色斯在经历长期的流浪,最后终于回到家。

更多精彩文章

  • 飞来峰
  • 亚瑟王
  • 日本的诞生
  • 伊翁
  • 普罗米修斯
  • 年息花的传说
  • 伯裘救太守
  • 神奇的桦皮篓
  • 打鱼郎治服鱼精
  • 有情人终成眷属
  • 有情人终成眷属
  • 王子流浪记
  • 哈纽曼火烧楞迦岛
  • 日月星的传说
  • 雷神的礼物
手机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15 zixue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