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与蜘蛛

来源:互联网发布时间:2009-07-26

在欧洲南部地中海、亚得里亚海和第勒尼安海的环绕中,一块狭长的陆地犹如一只穿着靴子的脚,伸向浩瀚的万顷碧波。靴尖不远处的小岛,则恰似一只足球,与那靴状的陆地构成一幅绿茵场上踢球的架势,相映成趣。这便是当今威逞一时的足球强国意大利,它的首都罗马,也是欧洲文化的源头之一———古罗马帝国的首府所在地。古代的罗马帝国,真是气派豪华,不可一世。这个曾经雄踞欧、亚、非三洲的奴隶制国家的首府,有着高大的宫殿,辉煌的庙宇。整日里宛如仙音的乐声飘浮缭绕,牛羊牺牲的香气四逸,战将忙忙碌碌,诸神自在逍遥。在巍峨耸立、与日月争辉的诸多神庙中,女战神弥涅瓦的神庙香火尤盛。剽悍的罗马帝国,因为有了这位美貌、坚强而勇敢的女战神的保佑,才如此发达兴旺,威震天下的。
     可是,有谁能料到,这位女神却也是个极其嫉妒而虚荣的女人呢!传说,在古罗马的迈俄尼亚地方,曾有一位心灵手巧的姑娘,名叫阿拉克涅。她出生在一个贫苦的染匠之家,父亲是位洗染高手,母亲是位纺织巧匠。从阿尔克涅刚会走路起,她便每日里听着母亲的机杼声玩耍,看母亲的织机上如何一寸寸 “长” 出美丽的织品。阿拉克涅常常忘了玩耍,眨着蔚蓝色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母亲的双手,猜测着这双修长、灵敏的手怎样织机“长” 出开满鲜花或奔跳着小鹿、小兔的挂毯。年龄稍长,母亲便教她纺织了。阿拉克涅聪明极了,她学得很快,连母亲都啧啧称奇。阿拉克涅十岁那年,母亲患病死了。
     她十分悲伤,更加用心纺线织布,这是她对母亲最好的纪念。父女俩相依为命,靠给人染织布料为生。父亲技艺高超,他能染出彩虹一般美丽的毛线,阿拉克涅就用父亲染好的毛线织出不同颜色、不同式样的精美的挂毯、地毯和衣料。她织出的东西又好看、又结实耐用,有一种超凡脱俗的美,挂在屋子里,能使蓬荜生辉,穿在身上,能令丑男丑女变得天使天仙般漂亮。人人都争着购买阿拉克涅的纺织品,那些衣料啊,挂毯、地毯啊,常常是还没有拿到集市上,就被抢购一空了。阿拉克涅在迈俄尼亚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巧姑娘。天上的仙女们得知人间有这样一位巧姑娘,纷纷下凡来,想亲眼目睹阿拉克涅的佳作。
     谁知这一看,竟使仙女们眼界大开,赞叹不已:“世上竟有这般巧手的姑娘,这等精美绝伦的织品!”你看那挂毯上的太阳,正在冉冉升起,似乎带来一股清新的暖意;你看那地毯上的草原,绿得那样沉醉,又那样蓬勃,似乎散发着野花的芬芳;你看那高山、大海、树林、众神……都多么活灵活现!多么柔软洁白的衣料、绚丽多姿的衫裙啊!多么漂亮的毯子啊!仙女们挤在一处,叽叽喳喳地议论着,评说着,羡慕不已,兴奋异常。可是当她们终于记起这些织品的创造者,转过脸去看那姑娘时———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又一次惊呆了:“呀!阿拉克涅纺织的动作优美得如同舞蹈啊!
     瞧,她坐在一大堆雪白的羊毛中间,多么像一位神女乘着白云在飞翔!她左手指捻动纺锭,右手往纺车上添加白云般的羊毛,灵巧地拉线、搓线,纤纤十指上,宛如有无数个精灵在欢快地跳舞。不一会儿,大堆大堆的羊毛就纺成了毛线。手艺高超的阿拉克涅的父亲转眼之间,已把成捆的毛线染上了七彩的颜色,晾干,又堆在阿拉克涅的织机旁边。阿拉克涅开织机,沉思片刻,又飞快地把一捆捆毛线织成一件件美妙的成品了。仙女们看着,赞美着,羡慕着,忘记了时间,当她们飞回天上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打那以后,林中的仙女,河里的仙女,也都常常离开她们居住的葡萄园,离开自己的河流,挤在姑娘窗上,看她纺织。她们也和天上的仙女一样,流连忘返,乐此不疲。“阿拉克涅的纺织技艺世界第一!”这消息像长了翅膀,越传越远,最后传到天上的女战神弥涅瓦耳中,惹得女战神很不高兴。
     原来,这天上的神仙中,最聪慧灵巧的,就要算女战神弥涅瓦了。别看她是叱咤风云的战将,可做起纺线编织的女儿手工来,是任谁也比不上的。天上众神常常以女战神的技艺为自豪,不惜使用最美妙的词儿夸奖她,所以女战神也以为自己天下第一,无论是神人,都比不上她。现在,听到仙女们啧啧不已地赞美阿拉克涅,她的面子可受不了。她脸涨得通红,回到宫殿里,想来想去,只想出一个挽回自己荣誉的办法:派个侍女到人间去找阿拉克涅,让她承认她的手艺是向女战神学会的。对!就这样办!弥涅瓦的侍女来到人间,找到阿拉克涅,对她说:“你这非凡的手艺是女战神弥涅瓦教会的!她比你织得美,你算什么?不过是个穷染匠的女儿罢了!”阿拉克涅毫不退让。
     她瞪大蔚蓝的眼睛,直盯着女战神的侍女,大声说:“不,我这手艺是从我的父母那里学到的,别人谁也没有教过我!既然女战神能织布,我们不妨比试一下,看看究竟谁的手艺高。”女战神听了侍女的汇报,更生气了:“哼!阿拉克涅,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于是,弥涅瓦变成一个满脸皱纹、头发灰白的老太婆,拄着一根拐杖,颤颤巍巍地来到阿拉克涅家。她站在门口,对正在忙忙碌碌地纺织的姑娘说:“嗯,你织得是不错,但你得对女神恭敬些。去,向弥涅瓦赔个不是,请她原谅你对她的不敬!”阿拉克涅看看这陌生的老太婆,发现她的拐杖在阳光照耀下,发出刺目的寒光,心里明白,这老太婆一定是女战神假装的,她的拐杖是用她的长矛变的,可惜露了馅。
     姑娘心里暗笑,不卑不亢地回答:“女战神当然纺织得好,我并没有说她织得不好。而我的手艺的确是父母传授的,不是向弥涅瓦学来的,她没理由说我对她不敬。如果她肯来这儿,我们可以当场比一比。”“我就是女战神!”弥涅瓦摇身一变,现出原形:老太婆变成了一个头戴战盔,身着铠甲,手执长矛,满脸怒气的巾帼女杰。围观的人们大吃一惊,纷纷跪拜在地,不敢仰视。只有阿拉克涅毫不惊慌,她抬起娇嫩的脸儿,冲弥涅瓦笑笑,仍在捻动纺锭,继续纺线。弥涅瓦看看姑娘,又看看众人,大声叫道:“抬织机来!比赛!”听声音就知道,她的怒气有多么大。比赛开始了。打谷场上支起两架织机,各色各样的毛线堆成两座小山。
     阿拉克涅和弥涅瓦分坐在两台织机旁,一声令下,她俩立即全神贯注地织了起来。打谷场上虽然聚集着黑压压的人群,却静极了,人们屏住呼吸,看人与神的比赛。人们只听见机杼发出的轻快的“嗒嗒”声,只看见飞舞的银梭和紧张忙碌的纺织者。织机响着,两双巧手下,银梭像翩翩起舞的仙鹤,优雅轻捷地跳动、翻飞。一缕缕毛线流入织机,另一头,带着金色图案的、高贵的紫色做底的地毯,徐徐吐了出来。不多一会儿,两人都织好了。女战神弥涅瓦高傲地扬扬眉毛,举起手中的挂毯,人们围上去,先看她的。挂毯上织的是众神之主、大神朱庇特审判战神马尔斯的场面。当年,由于男战神马尔斯杀死了海神的儿子,海神气极,跑到众神之主朱庇特大神那儿去告状。朱庇特召集众神,审判马尔斯。弥涅瓦当年也参加了审判,她很得意地把这只属于天神、不属于凡人的场面织在挂毯上:朱庇特高高地坐在众神之主的金色宝座上,威严地注视着众神。十二位天神分坐两旁,一个个面色庄严。周围士兵林立,剑戟森然。海神面对众神而立,三叉长矛敲打着嶙峋的岩石,岩石被敲出一条缝来,海水从岩缝中涌出,汹涌澎湃,象征着海神对众神的威胁:若不严惩战神马尔斯,他将淹没古希腊的首都雅典城。

更多精彩文章

  • 天女乌婆丝的故事
  • 伽婆那修士的返老还童
  • 祖师爷的传说
  • 海龙王娶妻
  • 古今文学人物的姓氏
手机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15 zixuexi.com